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十二章

类别:玄幻魔法    作者:夏日的微风83    书名:红杏暗香系列    本书简介
    秦书记平时有早起锻炼的习惯。虽然这次是出来旅游,昨晚又为“尝鲜”消耗了不少体力,但早晨9点不到,透过落地窗帘缝隙射进来的阳光还是让他醒了过来。尤其是睁眼看到睡在身边的白芸,更是使他睡意顿消。

    俏丽的脸庞,凌乱的秀发,曲线玲珑的娇小身躯,海棠春睡般慵懒妩媚的睡姿,以及随着均匀的呼吸而微微起伏的诱人胸脯,看得秦书记又“蠢蠢欲动”起来。继续往下看时,只见薄裙伏贴少妇娇躯,勾勒出细腰、圆髋、玉腿的优美曲线,双腿微微交叠,鼓鼓的少妇阴阜把柔薄的衣料顶出一个诱人的小山包。

    秦书记色心顿起,坐起身来轻轻把裙子掀到她的腰上,使少妇羞处美景尽现眼底。昨夜色急,没功夫好好欣赏,现在他才发现原来白老师的小Bī还是个难得的“馒头Bī”呢!

    他和林部长、方行长几个色中老友交流心得时发现,原来这些老头子也都偏好阴部鼓鼓的女人,还美其名曰“馒头Bī”。这他当然赞同,因为女人在兴奋尤其是高氵朝时,外yīn唇会因往两旁拉伸而变薄变扁,这就多少影响了触觉和视觉上的美感;而阴阜和外yīn唇肥厚多肉的女人,即使处于高氵朝之中,看起来还是鼓囊囊、肏起来还是肉嘟嘟的,那叫一个消魂!

    但他不同意林部长把肥鼓的阴部都叫作“馒头Bī”的观点。有些女人穿着紧身裤时把阴部包得鼓鼓的好像挺诱人,脱了裤衩一看,却或皱巴巴、或黑乎乎、或毛糙糙,使男人的性欲大打折扣——这种阴部也叫“馒头”,白白玷污了一个好名字!他对“馒头Bī”的标准比那些老头子可苛刻多了:除了肉厚肥鼓之外,还要光洁、白嫩、有弹性。

    比如,郑淑文的骚Bī虽然也肥嘟嘟的,但大概是年龄和肏太多了的关系,颜色已经发褐,而且yīn唇上多毛,不能算。小黄的Bī唇肉肥少毛、色白嫩滑,只是小yīn唇过于发达,如绽放的鲜花般翻出来,虽也别具风味,但不能算在“馒头” 之列。

    秦书记阅女无数,但迄今为止遇见的真正符合他标准的“馒头Bī”却屈指可数。方行长的那个叫什么静的会计小情人,人长得细瘦,小Bī却肥肥嫩嫩的,算一个;老刘的“邻家情人”纪小柔不但小Bī肥鼓,而且天生白虎,当然是“馒头绝品”;还有那个美女警察楚洁,警裤挂腿,黑色警服下、两腿夹着一个隆鼓白嫩的小肉包,也是个令人想起就心痒的“馒头Bī”;还有……

    还有当然就是眼下这个海棠春睡的小少妇了——

    玉腿交叠处,阴阜隆得异常饱满,疏疏细细的芳草都整齐向着小腹方向呈扇形柔贴在阜顶嫩肉上,光洁无毛的大yīn唇也鼓得肥嘟嘟的,莹白中透着诱人的粉红,唇间细缝稍现即逝,消失于紧夹的腿根……

    秦书记情不自禁地用食指按了一下少妇肥嫩的yīn唇——哇,柔中带韧,缩手即弹,就像按在刚出笼的白面馒头上一样!

    “咿——嗯……干嘛……”白芸在睡梦中娇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半梦半醒之中,她好像听到有男人在说:“嗯……真像个馒头!小美人,以后我就叫你小馒头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——”睁开惺忪睡眼,发现自己的下身竟裸露在男人面前,她惊叫一声坐起来,扯过旁边的毯子缠在身上,低头抱膝颤缩在床角,想起昨夜的荒诞,只羞红着脸,再也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还害羞呢?昨晚咱们不是很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你别说了——”白芸再也受不了羞辱,带着哭声尖叫着打断了秦书记的亵语。接着她好像对这张床忽然产生恐惧似的,猛地跳下床来,远远地站在落地窗边,双手环胸,粉脸低垂,但脸上时而想哭、时而迷茫、时而羞涩的表情还是全落在秦书记的眼里。

    站了好一会儿,少妇才轻轻叹了一口气,低着头绕过大床向卫生间走去,走姿却有些不自然,好像腿间夹了什么东西似的。走到卫生间门口,忽然被一个庞大的身躯挡住了去路,想抬头说话,却已被轻轻抱住。

    “求你放开……我想……洗个澡……”少妇竟没半点挣脱的意图,只软软地靠在男人怀里,低声求道。

    幸亏这时手机响了,书记这才放开她,到外屋接听去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接完手机,又在客厅里抽了一根烟,秦书记又惦记起房里的美少妇来。轻轻推开卧室的门,看见透明浴室里,少妇正撩起裙子往抽水马桶上坐,半边白臀一晃,就埋入厕座圈里,紧接着就是“哧——”的急促射尿声。

    美妙的少妇撒尿声一下子又激起秦书记的性致。他推开玻璃门,若无其事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呀!你……”白芸羞急得一下子不知说什么好了,芳心一惊,“哧哧”的尿声也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继续呀,刚才不是哧哧的尿得挺响的嘛!我在门口都听得见。怎么一下子停了?快点,我也有点尿急,快忍不住了!”秦书记一边调笑着,一边解开睡衣腰带。

    刚才洗澡时,白芸已经把自己羞洞里不知洗了多少遍,还是觉得里面有jīng液在流似的。洗完尿急,就想籍着撒尿的劲把yīn道里的jīng液排净,所以尿得特别使劲,那“哧哧淅淅”的声音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现在被书记这么一说破,她更是羞得无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“求你……先出去一下……”她低声哀求着微微抬起头,但仍不敢正视而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忽然一股浓浓的尿骚臭伴着男人的特殊气味吸入她鼻中,又像昨晚一样给她一种微醺欲醉的感觉,芳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,一惊,一睁眼——一根黑紫壮硕的大ròu棒在眼前晃动!

    “快点,我忍不住了!”臭男人竟手握那根昨晚夺去她贞操的“脏东西”,抖抖地在她眼前做欲撒尿状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流氓……”白芸忽然想起前天晚上在卫生间里被秦俊淫辱的情景,吓得一下子站起来,羞急地推开身前高大的身体,冲出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这么急干嘛?屁股都不擦一下,哈……”身后随即传来秦书记的淫笑声和男人小便低沉响亮的“咚咚”声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酒店大楼的平面整体呈微微的弧形往里凹,总统套房就在凹处正中的顶楼,东南向面对着渤海。全酒店就这么一个总统套房。它的露台和其他客房的阳台不同,不是伸出墙体,而是直接位于下层客房的屋顶上。

    露台足有20来平米,花卉植物、小鱼池、秋千、青石桌、休闲摇椅,把它布置得就像一个小花园。凭栏望海,蓝天白云,水天一色,沙滩上红绿点点,碧海中白浪排排。再往下看,虽然才上午9点半,但网球场和露天泳池里已有三三两两的红白黄绿各色小点在动。由于露台处于大楼凹处的中心顶部,还可以看到两旁19层以下的几个阳台上也有人在凭栏观海。

    邻近的一个阳台上,还有个男人拿着个长镜头相机正在拍摄海景呢。有点眼熟?光秃的头顶、瘦长的身材……好像是郑老师的丈夫俞处长。

    白芸下意识地往回一缩身子——虽然大家可能都知道了昨晚她在书记房里留宿的事,但她还是不好意思让人直接看见。尤其是现在她的裙子底下连内裤都没有穿,下面往上看的话……她紧张地低头看看栏杆——还好,栏杆虽是镂空的,但建在了楼墙立面往里半米左右的位置,这半米宽的空地又是一个花圃,茂盛的花草刚好可以挡住栏杆的镂空,所以俞处长如果抬头看的话,顶多只能看到她露出栏杆的上身吧?

    刚才逃出卫生间以后,她本想直接跑回自己的客房,回到老公身边,再也不踏进这个令她羞耻的地方了!但跑到门口才想起自己衣裙里光溜溜的,忙跑到镜子前,扭身前后一照——呀!羞死人了!衣料那么薄透,胸前的两点、胯间的隆包、还有身后臀瓣和臀沟……就是高度近视的人也会一览无余的!她急忙跑回卧室想找自己的内裤和乳罩,却怎么也找不到,见书记在卫生间里梳洗刷牙,又不好意思问。她怕书记看见自己这样的穿着又会起“坏心”,只好到露台上暂时躲避一下,凭栏思索对策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这样子怎么出去呀?向秦书记要回内衣裤?好像不大可能。让阿浩送一身过来……我怎么开口啊?在别的男人房里留宿,完了还叫自己老公送内裤过来……哎呀!那不尴尬的要死呀!……老公……你好像昨晚说过……你会想开的……是不是真的啊?这种事你也……会看开吗?是不是不再爱我了?天!我该怎么办呀……这种游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!不然真的会毁了我们俩的……死浩子,其实都是你害的……还有那个秦书记,根本就是个……老流氓……”

    正苦恼间,后面一个庞大的身躯靠了过来,拦腰把她搂住,粗粗的男性呼吸从头顶传了过来,敏感的后腰窝也感觉出半软不硬的一大团肉贴着自己——肯定是那根“脏东西”!她微挣了几下,便无力地靠在男人怀里。

    是书记的威严?是搂抱的力度?还是纯粹的感观刺激?她也搞不清为什么,自己被他这么一抱,身子马上软软的像掉进棉花堆里似的,刚刚下的决心一下子烟消云散了,剩下的只有羞羞的晕眩、颤颤的等待。

    “小馒头,你可真会吊人胃口。昨晚还你情我爱的,刚才怎么就翻脸了?”

    秦书记的一只大手在她腰腹间摩挲着,另一只大手却已握住她的一只嫩乳揉捏起来。虽然隔着衣服,但男人的热力还是轻易地透过柔薄衣料,源源不断地传到乳房上,令她的小奶头不由自主地翘挺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小……馒头……”她有些疑惑,以为他在说自己的乳房太小,不如郑姐她们的丰满漂亮,女人爱美的本能使她小嘴微翘着轻声嘟囔了一句,一丝不满浮上俏脸,微扭了一下身子,以示自己想挣脱他的搂抱。

    “你这里……鼓得比别人都要饱满,就像个白面馒头嘛……”说着,秦书记还用手在裙子外面按住她的阴阜,揉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流氓……”白芸的脸一下子羞臊得通红起来。她这才记起刚才将醒未醒之时,好像听到他在说什么“小馒头”,原来他是在说她……这里呀!她当然知道,自己的阴部好像比别人要丰满隆起一些,尤其是穿牛仔裤或其他紧身裤的时候,感觉腹下裆部鼓鼓隆起,常常吸引不少男人色色的眼光,害得她把好几件心爱的裤子白白放在衣柜里了。“可是……哪有这样说人家的啊?”在心里害羞、埋怨的同时,竟带着一丝甜蜜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以后……我都叫你‘小馒头’好吗?”秦书记一边调戏着脸带桃色的娇小少妇,一边用手指准确地探到缝里阴豆的位置,隔着裙子轻轻点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哦!不要……不准你这么叫……人家……”只被这么轻点几下,白芸就觉浑身酥软、毛孔直开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……没别人的时候叫。现在就叫了哦……小——馒——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你别……叫了……”白芸羞得连耳根都红了,低垂的头小姑娘似地拼命摇着,同时,她感觉自己的“馒头缝”里好像湿润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求你把……胸罩……内裤还给人家!我这样子怎么出去呀……”她还算没被摸得失去理智,知道现在说不定正是提要求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“狡猾的小馒头,你想使美人计啊?昨天说好这是件纪念品,我不会还给你的。等一下小田过来,我叫他回去给你拿一套不就得了!……要不——我叫小叶给你送一套性感的开裆内裤过来怎么样?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不用叫叶薇了……让我老公……送来好了……”提到老公,她心里一揪——等会儿他真来了,该怎么面对啊?难道就这样衣裙里光溜溜地被个老男人抱在怀里,对自己老公说,老公,麻烦你回去给我那一条内裤来……

    白芸正为尴尬的事发愁呢,忽觉屁股一凉——原来裙子被书记从后面掀到腰上了!接着屁股缝又一热——那根讨厌的“脏东西”已经贴了上来!

    “呀!不要——”她惊叫了一声,马上意识到这是在屋外,怕别人听见,又扭动着身子压低声音哀求道,“求你了——不要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少妇的扭动挣扎对身强力壮的秦书记来说却毫无用处,反而徒增了他在淫辱人妻过程中的趣味!已经发硬的大屌被丰满柔嫩的两瓣臀肉夹着、摩擦着,这美妙的滋味丝毫不亚于直接插在小Bī里——即使马步半蹲的姿势再累,也是值得啊!

    “宝贝小馒头,还没试过在露天挨肏吧?很刺激的……放心,我们是顶楼,没人会看见的……”秦书记已经箭在弦上,岂有不发之理?他一边安慰着少妇,一边压低马步,手握大屌在少妇已经湿淋淋的Bī缝滑擦,探索着小Bī洞口。

    “求您了书记……不要在这里……你看下面……俞……哦!天——”白芸本想告诉秦书记,俞处长就在侧下方的阳台上,随时会看到他们的,说着,还上身稍稍前探,用手指给书记看。谁知这一来,屁股自然会后翘,使自己的羞洞更加暴露,让身后的男人瞬间找准了洞口,当仁不让地使劲往上一顶……等她惊觉羞洞一下被塞满时,“天——”字还未从嘴里完全喊出,就哽在喉咙里了。

    “天!光天化日之下,就这样被……”平时与老公做爱都要关灯的白芸,被这种情形吓坏了,紧张得脸色发白,浑身直抖,连ròu洞里的嫩肉也是一阵阵的痉挛。

    “书记,求您了……回屋里去,随便怎么……都随你……哦——”她紧张地往下看看老俞的阳台,趁着书记回抽的动作拼命往里一缩身子,但随即就被狠狠地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小宝贝……这里才刺激呢,你看——你的小馒头都流这么多水了……”蹲马步的姿势虽然累点,但分跨的两腿根部夹着个嫩白屁股,大屌在少妇嫩穴的阵阵痉挛中抽插,又可以享受露天肏人妻的异常刺激,傻瓜都不会罢休!秦书记把少妇前面的裙裾也整个撩到她腰上,又一手探到少妇胯下捞了一把yín水,伸到她眼前。

    几根粗粗的手指上果真沾满淫液,在太阳下莹莹闪着水光。有一丝淫液从指尖上挂下来,晶莹透明中又混杂着一点白色,而且韧性十足,挂得长长的,足有5、6秒钟才从指尖断开,刚好滴到一朵含苞欲放的粉红小菊花上。小菊花颤了颤,从花瓣上垂下一条银丝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——嗯……”白芸被羞臊得说不出话来。这时,她才感觉到自己胯间的确是“洪水泛滥”,那些羞人的水已经顺腿而下,像蚯蚓一样“爬”得她两腿内侧痒痒的,都快“爬”到膝盖了。

    “求您……回屋去……要怎样都……随你……”少妇一边强忍着紧张中的异常快感,一边继续哀求着。

    “真的都随我?那我回屋……要干你的小屁眼!”秦书记稍稍停下来,用拇指揉了揉埋藏在少妇臀沟里的小菊花,戏弄道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求你……了……呀!被他……看见了……”屁眼上的奇痒使她不由自主地一夹屁股、一仰脖子,猛地发现下面那个阳台上俞处长正举着相机往这边瞄呢!这下可把少妇吓坏了,双手使劲推着栏杆想往里躲,但秦书记好像故意似的用力把她往外顶,紧张得她连屁股肉都绷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嗨——白老师,早上好!一个人吗——景很美——我给你拍一张!”不识趣的老俞竟在这时和她大声打起招呼来,由于角度的关系,他大概还没看见她身后半蹲着的秦书记。可他这么大声一喊,远远近近好几个阳台上都有人往这边看了。虽然他们应该看不到栏杆后面的春色,但白芸还是紧张得满脸羞红。

    身后的秦书记明显地感觉到少妇xiāo穴里的嫩肉好像也很紧张似的,正紧紧包住自己的大屌一阵阵急促地蠕动。他放慢了抽插的速度,细细品味着小Bī蠕动带来的美妙感受。为了进一步戏弄白芸,他一手搂住她的细腰轻轻往上一提,自己身子往前一压,然后矮身往上使劲一顶,把个少妇顶得脚尖点地“哦!——”的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白老师——你大声点!听不见——”偏偏这时,老俞大概以为白芸这声“哦——”是跟他说的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景——是很美……哦……不用拍我……等会儿到海上再拍,哦!……

    郑老师起来了吗……”白芸不得不一边硬着头皮和俞处长打招呼,一边忍受着羞洞里可恶ròu棒的不断侵扰。这种从未尝试过的羞耻、紧张中的异常快感,使她时刻担心自己会叫出来,不得已时只能捂住嘴巴闷声“哦”一下。

    其实老俞又不是傻瓜,早就看出来了,而且还用长焦镜头拍了好几张呢。主动和白芸打招呼,一来是为了不让秦书记误以为自己是有意在偷窥,二来嘛,当然是有意戏弄一下这个美女老师。透过花草和栏杆镂花的间隙,他拍到了掀起的裙子和白玉般的双腿,还有隐隐约约的少妇神秘处。现在,秦书记把白芸这么往前一提、一压,可爽死老俞了。他按着快门一阵连拍——虽然摇曳的花草有时会影响镜头的对焦,但阴阜鼓鼓的模样、纤纤阴毛的黑影总算是拍下了,其中一张居然还记录下了白嫩yīn唇夹着根黑家伙的妙景!当然,少妇眉蹙眼迷、紧张害羞的脸部表情也无一漏过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让我回屋……让你搞……那里……也行……”

    白芸知道自己快不行了,低声哀求、妥协着。

    “哪里?是说小屁眼吧……小馒头,还真听话……好,再让我插二十下,咱就回房去……一!……二!啊——三!哦……”

    快感就像远处大海的波涛,后浪推着前浪,一浪更比一浪高,冲击得白芸的芳心仿佛已经飞出楼外,飞向那蓝天碧海……

    “白老师——怎么啦——不舒服吗?书记呢——在那里?要不——我叫淑文去看看你……”楼下老俞的声音,此刻听在白芸耳朵里简直像讨厌的乌鸦在叫。

    秦书记却心里直乐——这龟孙子,跟我一起唱双簧呢!

    “不用——”白芸憋红了脸,勉强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十!嘿——十一!……”秦书记还在身后边插边数着,但白芸意识到自

690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红杏暗香系列 > 红杏暗香系列简介 > 第十二章
申明:红杏暗香系列最新章节,小说《红杏暗香系列》文字、目录、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Copyright 690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